-飞盘虽火但生意难做从业者忙活一场却给足球场打工

0

飞盘虽火但生意难做从业者忙活一场却给足球场打工

飞盘运动火了,但距离成为一项稳赚不赔的好生意还差得很远。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众多飞盘俱乐部看似会员众多,可每场飞盘活动的可进账收益也仅有1000元左右。更有从业者直言:因为要租赁足球场地,俱乐部忙活一场像给球场打工。不仅如此,消费者想要买到一个安全合格的飞盘产品得靠运气,不知名网店销售的飞盘多使用成本更低且易碎的PP材料,而非安全系数更高的PE材料。当前,飞盘虽火但仍旧是小众运动,能够借此跑出来的新品牌更是少之又少,看似红火的需求背后实则是一个难做的生意。

产品:混入低成本的易碎材质

你手里的飞盘可能并不安全,也不符合标准。

北京商报记者在淘宝中看到,某品牌售价39.9元名为“儿童游戏飞盘”的产品,在商品详情页面,主体面料中标注“60%低密度聚乙烯,40%聚丙烯纤维”,聚丙烯纤维就是大众熟知的PP材料。对于产品有PP材料这一原因,该商家客服向北京商报记者解释时,只表示页面详情标注了“硬飞盘”。

一位不愿具名的飞盘业内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仔细看各大飞盘品牌的材料配比,其实都只标注了PE即聚乙烯,并没有PP,但一些小厂家为了减少成本会加入PP材料。”

Europa飞盘的创始人李先生解释道:“按国际标准,极限飞盘采用的材质应为聚乙烯(PE),飞盘高尔夫采用的材料是聚丙烯(PP)。”上文提及的儿童游戏飞盘就属于极限飞盘。他强调,PP材质非常硬,并不适合极限飞盘,且抗风化能力相比PE材料要弱,运动中也更易碎,但价格只有PE的一半,“所以一些并不熟知行业质量标准的商家可能会去选择PP材质。”

北京商报记者在获得国际标准认证的飞盘品牌艾克飞盘和翼鲲飞盘的相关产品材料表中看到,其材质仅有“进口PE”一项。

飞盘的构造看似简单,均价也仅几十元,联名款售价一般为100多元,但作为竞技体育用品,实则也有较为严格的质量标准。翼鲲飞盘联合创始人徐颖峰介绍,世界飞盘联合会(WFDF)制定了重量175g、直径27cm的飞盘标准。

北京商报记者在拼多多平台搜索极限飞盘字样,出现的前30个产品中有三分之一的标注材质或克重不符合国际标准。例如拼多多中一款宣称为专业极限飞盘的产品,材料则显示为“工程PP轻料”,还有的商家给出的产品介绍则强调“为适用于儿童,因此采用了更为柔软的PU或橡胶材料”。

飞盘业内人士王先生直言,“国内现阶段的飞盘产业并未成体系,加上新手消费人群众多,大家在购买的时候缺乏基本的鉴别能力,所以也让不够专业的产品有了生存空间。”

收益:2小时25人收入仅1000元

在小红书中搜索飞盘,俊男靓女们打卡这项运动的帖子数不胜数;北京某飞盘俱乐部的活动群内,门票早早就被抢购一空……即便如此,能赚钱的飞盘俱乐却是寥寥无几。

以北京为例,一场飞盘活动的人均收费在2小时100元左右,新手活动大约有25人参与,俱乐部按照人头计算,收入可达2500元。但是极限飞盘深受场地条件制约,俱乐部还要为会员租赁足球场等场地。

北京商报记者从北京市朝阳区一足球场地负责人处了解到,一般室外足球场地按面积不同划分,2小时仅租金约为1000元。此外,俱乐部还要支付教练、器材、打车、提供飞盘、手套、摄影等服务的费用。按此粗略计算,一场飞盘活动的净利润1000元左右。

如果一周平均四场活动,一个俱乐部每月的收入约在2万-3万元之间不等。但是这并非个人收入,而是整个组织团队的收入,这也让飞盘运动很难与高收益画等号。

“有种在给足球场打工的感觉”,北京市一家俱乐部的相关负责人称,对于近期新生的一些小型飞盘俱乐部来说,因为参与人数较少,人均收费仅几十元,除去场地费用就所剩无几了。

此外,组织活动的前期准备,后期修图出片等,耗费的时间周期很长。作为一开始只是把飞盘当作爱好的 Steve就表示,“自从组织了自己的俱乐部Kool Kids,又身兼教练,我每天有8个小时都放在飞盘这件事上了。”在Steve看来,“现阶段大家参与飞盘运动更像是打卡潮流趋势,距离成为一项真正意义上的大众运动,还需要时间。”

发展:市场小众认可度低

飞盘市场看起来日益红火,现阶段跑出来的新品牌只有零星的几个。“这两年新生的飞盘类品牌的确很少,主要原因是飞盘的成本和技术门槛并不低,虽然暂时火了,但大家对于这项运动是否能够大规模展开还存疑,都在观望状态,在三四线城市甚至还没看到有俱乐部。”Europa飞盘创始人姚女士也向北京商报记者给出了上述理由。

北京商报记者浏览飞盘相关博文时也注意到,飞盘运动的火热基本均在北京、上海、深圳等一线城市,在三四线城市的关注度较低。

值得注意的是,参与飞盘的人越来越多,并未催生一众飞盘装备类新品牌。天眼查信息显示,北京市近一年内新注册的与飞盘相关的企业仅有一家。李先生也表示,“我们粗略统计过,2020年中国飞盘行业的市场规模只有1000万元左右,又有不同的品牌去分蛋糕,实际上市场体量是非常小的。”

现阶段,飞盘运动仍未走出小众的圈层。李先生表示,飞盘在中国仍处于初级阶段,初高中也基本只有国际学校有飞盘队,在大多数学校体育教育方面暂未形成规模也无相应课程,部分家长对于孩子参与飞盘运动的认可度不高。大学里只有一些关注度较低的友谊赛,并没有全国规模的锦标赛出现。

同时,大众对于飞盘这项运动的认知还比较模糊,该情况制约了飞盘发展。李先生讲述了一个让他印象深刻的事件,“之前有一对情侣来参加活动,男孩想买个飞盘,女生则强调:\’又没有狗,买什么飞盘‘,所以还是有部分人听到飞盘运动时,就直接把人排除在考虑范围内。”

北京商报记者 赵述评 蔺雨葳